永辉超级物种关门,北京首次!

观点分析· 2019-09-25 18:12:23 816

超级物种又一门店,关门了。

据了解,超级物种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中骏世界城店,该店已经悄悄停业了。

成立三年来,超级物种一路猛进,成为炙手可热的独角兽,一连开店80余家,而朝阳区中骏世界城店是超级物种在北京的第7家门店。

然而没想到,关门来得这么快。两个月前,超级物种上海的一家门店宣布停业。接连关门背后,凸显了这家新崛起的独角兽正面临着生死危机曾有媒体报道称,在超级物种内部,包括区总、店长以及各大工坊在内的一些重要岗位收到了“最后通牒”:再不盈利,就要下课。

不到一年,首次倒闭

超级物种,是这几年新零售领域冒尖的独角兽之一。

从2017年年初在福州开出第一家店开始,超级物种踏上了扩张之路,迅速占据了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南京等城市的核心商圈。不到三年时间,超级物种崛起,一度被视为生鲜新零售的典型。

然而没想到,匆匆开张的门店又匆匆关闭了。位于朝阳区的中骏世界城店,成为超级物种北京首次关门的店面。

目前,该店的招牌已经更换。目前该店已经处于关闭状态,且商场一侧的大幅招牌显示该店铺已经有了新商家,目前正处于装修状态。只有角落一侧的“超级物种”门店招牌还在,但不留意很难发现。

门店外只有一位装修人员在蹲着抽烟,该工作人员透露,新店开业还需要些时间,因为超级物种“东西还没搬干净”。

据悉,该店关了近一个月了,根据附近群众了解,这家超级物种门店大约是去年年底开业的,当时还是很热闹,一连搞了好几天活动,吸引了大批居民前来。

成立初期获腾讯重金押注

正如其名,超级物种一度被视为新零售“新物种”。

2017年12月,超级物种成立初期,就获得了腾讯的重金加持以换取15%股权,后来也引入了多家知名VC/PE机构,炙手可热。

在经营模式上,超级物种在传统超市的基础上增加了餐饮、O2O等模式,占地面积较大,包括生活果坊、麦子工坊、咏悦汇、波龙工坊、鲑鱼工坊、盒牛工坊、沙拉工坊以及花坊等,主打年轻消费群体。在这里,消费者可以在生鲜区直接选购食材,并交由店员根据自己选择的口味烹煮。这种消费体验非常新奇,一来保证食物的新鲜,二来节省时间,吸引不少消费者前去打卡。

生鲜现做,超级物种的消费水平并不低,客单价在200元左右。一位经常光顾超级物种的消费者吐槽,“我比较喜欢超级物种机场店,因为相比于机场的其他餐饮店,超级物种的性价比蛮高的。但是商品比普通超市的价格高,如果开在商场里的话,我还是倾向于普通超市。”

讨论超级物种,就不能不提背后的永辉超市。2015年以前,永辉主要做的是线下实体零售,但随着新零售火爆,永辉也顺势推出新零售业务,目前旗下有云超、云创、云商和云金4大业务板块。其中,超级物种所属的云创业务是其创新业务平台,一并孵化的还有永辉生活店和永辉生活APP。

超级物种本是永辉从传统零售向新零售的转型升级的重要一步,但目前来看,探索期还很长。

就在超级物种大步向前的同时,永辉云创却在持续阵痛。财务数据显示,2017年,超级物种成立的首年,永辉云创的亏损金额就高达2.67亿元;2018年,云创前三季度累计亏损6.17亿元,这也一并连累了母公司永辉超市。永辉2018年营收明明突破700亿元,同比增长20.35%,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合并净利润却同比下跌18.52%。

生鲜之殇:开店之后悄悄关店

新零售之争,始于2017年,而这也是生鲜新零售风起云涌的一年,盒马、超级物种两大巨头展开了一场场攻城略地争夺战。

自2016年10月,马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首次提出“新零售”概念开始,阿里就成为了这场风暴的引领者。

2017年,一个全新的生鲜超市让消费者眼前一亮。盒马鲜生主打全系统数字化的生鲜超市+堂食+外卖模式,可以称得上新零售的“头号样本”,从一诞生就备受瞩目。

近三年里,阿里“两手抓”:一方面通过投资并购,将银泰、苏宁、百联集团、高鑫零售等众多标的收入麾下;另一方面,亲自上阵打磨盒马鲜生,后又开出盒马菜市、盒马mini。

这让一直在零售门外徘徊的腾讯如坐针毡。2017年末,腾讯重金入股永辉超市“超级物种”,随后的布局越来越快。如今,已经拥有永辉超市、家乐福、五大队友,再加上京东,腾讯实力也不容小觑。

此外,京东7-Fresh、掌鱼生鲜、美团小象生鲜、苏鲜生、地球港等纷纷入局,背后隐藏的都是互联网大玩家。

然而,在疯狂开店的同时,关店潮也在悄然上演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1-6月,盒马鲜生、超级物种、盒小马、小象生鲜共计关店9家。

今年4月,位于无锡和常州的5家小象生鲜同时宣布停业,这距离苏州盒小马首店关闭仅仅过去半个月。头部玩家盒马鲜生、超级物种也在调整。今年5月,盒马鲜生宣布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停止营业。

针对关店事件,盒马方面在今年5月份曾对外表示:“做零售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,尤其门店规模上去了,好的要更好,差的也要调整,这样才能保持健康的体魄。”而和盒小马一样,小象生鲜关店的直接导火索也是“经营失利”。显然,盈利问题俨然已成为整个生鲜新零售行业的通病。

回顾“超级物种”们的崛起路径,惊人地相似:确定IP融资成功疯狂扩店。过去几年,众多生鲜新零售品牌沿着这条相似的轨迹发家,而如今,都纷纷陷入相同的经营困境。只是,这门生意到底赚不赚钱、怎么赚钱,依然是留给行业的未解命题。

但也不必太悲观。一位零售业资深人士表示,“超级物种本来就是新零售浪潮下大型商超的自我救赎,即使关店折损都很正常。关店并不代表失败了。”

大商创(dscmall.cn) 是一款可以满足S2B2C、B2B、O2O、B2C等多种电商模式的新零售商城系统,覆盖PC端+微商城+小程序+APP,将多端数据打通并同步。大商创最新的会员制社交电商系统基于社交电商模式,利用会员制的高黏性和高复购率以及拼团、砍价、分销功能达到裂变增长的效果,从而帮助商户低成本获客,达到为平台拉新引流效果,大商创旨在打造一个真正的生态化电商平台。

文章来源: https://www.dscmall.cn/news/190.html

声明:大商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创来源。本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网络编辑,如存在版权问题请及时沟通处理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大商创立场。

大商创

大商创www.dscmall.cn多用户商城系统是一款可以满足B2B2C、S2B2C、B2B、O2O、B2C等多种电商模式的新零售商城系统,覆盖PC端+微商城+小程序+APP,将多端数据打通并同步,并且基于社交电商的用户优势,实现多场景营销,打造一个真正的生态化电商平台。

提交获取演示
拨打4001-021-758了解详情
申请成为我们的代理商

享受更好的扶持,获得丰厚的利润

永辉超级物种关门,北京首次!

观点分析· 2019-09-25 18:12:23 阅读:816

超级物种又一门店,关门了。

据了解,超级物种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中骏世界城店,该店已经悄悄停业了。

成立三年来,超级物种一路猛进,成为炙手可热的独角兽,一连开店80余家,而朝阳区中骏世界城店是超级物种在北京的第7家门店。

然而没想到,关门来得这么快。两个月前,超级物种上海的一家门店宣布停业。接连关门背后,凸显了这家新崛起的独角兽正面临着生死危机曾有媒体报道称,在超级物种内部,包括区总、店长以及各大工坊在内的一些重要岗位收到了“最后通牒”:再不盈利,就要下课。

不到一年,首次倒闭

超级物种,是这几年新零售领域冒尖的独角兽之一。

从2017年年初在福州开出第一家店开始,超级物种踏上了扩张之路,迅速占据了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南京等城市的核心商圈。不到三年时间,超级物种崛起,一度被视为生鲜新零售的典型。

然而没想到,匆匆开张的门店又匆匆关闭了。位于朝阳区的中骏世界城店,成为超级物种北京首次关门的店面。

目前,该店的招牌已经更换。目前该店已经处于关闭状态,且商场一侧的大幅招牌显示该店铺已经有了新商家,目前正处于装修状态。只有角落一侧的“超级物种”门店招牌还在,但不留意很难发现。

门店外只有一位装修人员在蹲着抽烟,该工作人员透露,新店开业还需要些时间,因为超级物种“东西还没搬干净”。

据悉,该店关了近一个月了,根据附近群众了解,这家超级物种门店大约是去年年底开业的,当时还是很热闹,一连搞了好几天活动,吸引了大批居民前来。

成立初期获腾讯重金押注

正如其名,超级物种一度被视为新零售“新物种”。

2017年12月,超级物种成立初期,就获得了腾讯的重金加持以换取15%股权,后来也引入了多家知名VC/PE机构,炙手可热。

在经营模式上,超级物种在传统超市的基础上增加了餐饮、O2O等模式,占地面积较大,包括生活果坊、麦子工坊、咏悦汇、波龙工坊、鲑鱼工坊、盒牛工坊、沙拉工坊以及花坊等,主打年轻消费群体。在这里,消费者可以在生鲜区直接选购食材,并交由店员根据自己选择的口味烹煮。这种消费体验非常新奇,一来保证食物的新鲜,二来节省时间,吸引不少消费者前去打卡。

生鲜现做,超级物种的消费水平并不低,客单价在200元左右。一位经常光顾超级物种的消费者吐槽,“我比较喜欢超级物种机场店,因为相比于机场的其他餐饮店,超级物种的性价比蛮高的。但是商品比普通超市的价格高,如果开在商场里的话,我还是倾向于普通超市。”

讨论超级物种,就不能不提背后的永辉超市。2015年以前,永辉主要做的是线下实体零售,但随着新零售火爆,永辉也顺势推出新零售业务,目前旗下有云超、云创、云商和云金4大业务板块。其中,超级物种所属的云创业务是其创新业务平台,一并孵化的还有永辉生活店和永辉生活APP。

超级物种本是永辉从传统零售向新零售的转型升级的重要一步,但目前来看,探索期还很长。

就在超级物种大步向前的同时,永辉云创却在持续阵痛。财务数据显示,2017年,超级物种成立的首年,永辉云创的亏损金额就高达2.67亿元;2018年,云创前三季度累计亏损6.17亿元,这也一并连累了母公司永辉超市。永辉2018年营收明明突破700亿元,同比增长20.35%,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合并净利润却同比下跌18.52%。

生鲜之殇:开店之后悄悄关店

新零售之争,始于2017年,而这也是生鲜新零售风起云涌的一年,盒马、超级物种两大巨头展开了一场场攻城略地争夺战。

自2016年10月,马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首次提出“新零售”概念开始,阿里就成为了这场风暴的引领者。

2017年,一个全新的生鲜超市让消费者眼前一亮。盒马鲜生主打全系统数字化的生鲜超市+堂食+外卖模式,可以称得上新零售的“头号样本”,从一诞生就备受瞩目。

近三年里,阿里“两手抓”:一方面通过投资并购,将银泰、苏宁、百联集团、高鑫零售等众多标的收入麾下;另一方面,亲自上阵打磨盒马鲜生,后又开出盒马菜市、盒马mini。

这让一直在零售门外徘徊的腾讯如坐针毡。2017年末,腾讯重金入股永辉超市“超级物种”,随后的布局越来越快。如今,已经拥有永辉超市、家乐福、五大队友,再加上京东,腾讯实力也不容小觑。

此外,京东7-Fresh、掌鱼生鲜、美团小象生鲜、苏鲜生、地球港等纷纷入局,背后隐藏的都是互联网大玩家。

然而,在疯狂开店的同时,关店潮也在悄然上演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1-6月,盒马鲜生、超级物种、盒小马、小象生鲜共计关店9家。

今年4月,位于无锡和常州的5家小象生鲜同时宣布停业,这距离苏州盒小马首店关闭仅仅过去半个月。头部玩家盒马鲜生、超级物种也在调整。今年5月,盒马鲜生宣布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停止营业。

针对关店事件,盒马方面在今年5月份曾对外表示:“做零售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,尤其门店规模上去了,好的要更好,差的也要调整,这样才能保持健康的体魄。”而和盒小马一样,小象生鲜关店的直接导火索也是“经营失利”。显然,盈利问题俨然已成为整个生鲜新零售行业的通病。

回顾“超级物种”们的崛起路径,惊人地相似:确定IP融资成功疯狂扩店。过去几年,众多生鲜新零售品牌沿着这条相似的轨迹发家,而如今,都纷纷陷入相同的经营困境。只是,这门生意到底赚不赚钱、怎么赚钱,依然是留给行业的未解命题。

但也不必太悲观。一位零售业资深人士表示,“超级物种本来就是新零售浪潮下大型商超的自我救赎,即使关店折损都很正常。关店并不代表失败了。”

大商创(dscmall.cn) 是一款可以满足S2B2C、B2B、O2O、B2C等多种电商模式的新零售商城系统,覆盖PC端+微商城+小程序+APP,将多端数据打通并同步。大商创最新的会员制社交电商系统基于社交电商模式,利用会员制的高黏性和高复购率以及拼团、砍价、分销功能达到裂变增长的效果,从而帮助商户低成本获客,达到为平台拉新引流效果,大商创旨在打造一个真正的生态化电商平台。

文章来源: https://www.dscmall.cn/news/190.html
文章来源: https://www.dscmall.cn/news/190.html

声明:大商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创来源。本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网络编辑,如存在版权问题请及时沟通处理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大商创立场。

大商创

大商创www.dscmall.cn多用户商城系统是一款可以满足B2B2C、S2B2C、B2B、O2O、B2C等多种电商模式的新零售商城系统,覆盖PC端+微商城+小程序+APP,将多端数据打通并同步,并且基于社交电商的用户优势,实现多场景营销,打造一个真正的生态化电商平台。

最新文章